广西融水县长马空:县长不敢融资是不合格的|融水|自治县|融资_议事厅_新浪新闻

广西融水县长马空:县长不敢融资是不合格的

广西融水县长马空:县长不敢融资是不合格的

第16期

2018-04-02 23:00:22我有话说(0人参与)
导读

“郡县治、天下安。”“议事厅“联合小康杂志推出w88百名县委书记系列访谈,纵论地方治理之道。

    【人物简介】马空,全国人大代表、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融水苗族自治县委副书记、县长。

  广西融水县是少数民族自治县,42岁的县长马空意识到,自从2016年解决交通问题后,融水要进入大发展时期了,“没有钱做不了事”,靠财政不行。

  当县长,要解放思想,要胆子大,要敢(适度)融资,马空认同这个观点。最近两年,为发展融水旅游,他和银行签下120亿元战略合作协议。

  自己没办法大发展 一定要努力融资

  议事厅:融水县是自治县,很多人不了解,自治体现在什么地方?

  马空:自治县有它的好处,尊重地方的发展实际情况,地方的民族风情,尊重某一个阶段实际的需要。我们通俗称它为“半个立法权”,比如出台民族自治条例。比如去年我们通过人大提出,芦笙斗马节放假一天。另外,苗年(12月26日)放假日期进行调整后可以休五天。从老百姓的角度来说是高兴的,从党委和政府的角度来说,其实有更深层次的考虑。对下一步做的文化旅游产品进行打造、推介,进行苗族文化展示、招商。

  议事厅:融水县的旅游产业为什么近几年能够发展起来?

  马空:主要(是)交通的问题,一直没有很好的发展。(交通问题)提了很多年,直到2016年春节前三柳高速才通的。

  (之后旅游)开始一个井喷的趋势,基本上达到了县城旅游的发展(要求)。我们为什么急着去年同国开行和农发行等签了120亿的战略合作。去年融资,给了我们30个亿的授信规模,目的就是未来几年要实现376公里的乡乡通,来支撑未来大旅游的发展。

  融水的县城在手掌的底部,其他手指头上是乡镇,里面都是旅游资源最丰富的地方,社会资本不可能进来投资。旅游的投资周期太长了,投资回报太长了。政府要把该做的事做好,特别是投资配套部分,要基本实现某个区域旅游开发的条件。

  议事厅:县域财政能支持修路的负担吗?

  马空:融水是第一个在全区提出乡乡通车的县,底气来源我跟这几个银行的融资。为什么我到融水后一直在抓融资,是因为你没有钱做不了事。我们的财政是吃饭财政,是保工资,保运转,保吃饭的。

  每年我们得到的国家转移支付,事实上仅局限于低层次的发展,(如果)需要一个大的发展期,你自己是没办法的,所以融资这个事我们一定要努力。像广西我们的一些主要领导说的,县长胆子不够大,思想不够解放,也不敢融资,那你这个县长书记是不合格的。我觉得(这句话)是对的。

  议事厅:你说跟国开行和农行融资120亿,为什么有这个胆量?

  马空:120个亿,我估计不会给我们那么多。我去年拿到30个亿的授信规模,但是未来我估计会拿到20个亿就不错了。现在国家政策那么好,国开行等对我们这种精准扶贫县的基础设施投资是支持的。

  第二,它的利率比任何时期都低。人民币越来越贬值,十年前人民币跟现在不一样。现在融资一个亿,未来20年以后,它真正的价值肯定就不是一个亿了。我觉得很划算。

  第三,我们县级的平台是很小的,那时候资产不是很多。现在我最好的资产是30万亩的国有林地。这块(林地)原来是企业,后来通过林权改革,把林场企业的干部、职工这块全部拿钱供养,他们也愿意,这样就把资产拿回来盘活了。

  为地方矿产退出方法问题,党政一把手曾有过分歧

  议事厅:融水县如何确定自己未来的产业布局?

  马空:我们在讨论产业的时候,也是最难达成共识的时候。党组会和政府常务会要不断地讨论,但是(最终)大家基本上都会统一的。未来融水的产业,还是得把竹木加工产业做大,旅游产业做强。

  融水的几大支柱,一个是竹木加工,一个是矿产加工,加上小水电、小的甘蔗加工,但是只在几个小乡镇,有一定的体量,不是很大。现在国家对产业的限制和禁止,你得考虑未来的发展。其中一个是对矿产资源的退出,因为这是国家刚性的要求。

  议事厅:作为县长,你和县委书记在某些重大事项上会不会也有一些分歧?

  马空:如果县委书记算是董事长的话,县长是CEO。会有(分歧),因为某个问题考虑的角度不一样,经历也不太一样。对我来说,从政的经历我不算是很长,算比较年轻的。像书记(杨恩维)经历就非常丰富,经验很老道。在工作上我们可以找到方法解决问题,会前沟通很关键。

  议事厅:能否举个例子,哪个决定出现分歧,如何处理的?

  马空:对矿产资源退出方法问题,当时我们政府就比较焦急,时间有限,自治区和柳州市的指导意见没有出台,但是矿产企业主诉求很高:(政府)要我退出你要还钱,你政府许可了,你把证办给我了,(现在)影响我开工了,我的工人窝工等这些很具体的问题。这事出来以后,我们就觉得是不是给他一年时间开发完就走人?这是权宜之计。

  议事厅:书记有不同的意见?

  马空:这事上到了县委常委会,经过大家讨论后,他(书记)权衡之后说了一句话:县长啊,国家对生态环境保护那么重视,如果我们再放一年给他,当年可能也有理由给他去(开发),政府不用还钱,他自己去挖,挖完走人。但是问题就在这里,而且更严重。国家发改委、国家环保部一督查就更麻烦了。我想想确实是这样的。

  议事厅:后来是怎么解决的?

  马空:分类走。办证的,证到期的,对不起不等你了。如果你的环评、安全生产等不达标,对不起你要重新办,办不了到期了也没有办法。如果大家扯不清楚,就让第三方来评估,走司法程序,走法律程序。

  议事厅:这种退出对本地财政收入有多大影响?

  马空:肯定有影响,但是没有办法,这是国家政策,我们知道这个很难做。现在都在做,不只是融水,其他的县也在做这块的工作。矿产资源也不是一刀切,逐步退出。竹木是没有办法替代只能做,这块就在升级了。

  原来县里面(从事)竹木加工(大大小的企业)有327家,有一些卖原木,一般是方条或板材。现在像国内比较知名,像一些品牌在我们这贴牌生产。项目也在升级,有一些企业开始尝试做板材跟家具,这对整个产业提升和老百姓的致富起到很大的作用。

  还有培植一些新兴产业,现在国家支持风力发电(项目),比较环保。2017年我们投资跟北京和法国合资的一个公司做(风力项目),先后投资40个亿,未来会给我1.5个亿的税收,相当退出的矿产资源也补足了,而且矿产资源能耗很高、污染很大,从算账的角度来说,我是划算的。

  融水缺人才 但拿得出手的政策真的没有

  议事厅:融水县10个副县长中,有6个是在职的,4个是挂职的。为什么有这么多副县长?

  马空:现实条件来说,还是以协助其他县长、副县长为主。具体管的话,我们考虑一个问题,就是责任问题。实职领导在职的时候问责都要实职的,你代管或协管的,如果他是挂职的,责任还是问不到人。

  议事厅:这些挂职副县长,一般来自哪里?一般会干多久?

  马空:广东、南宁、广西,(柳州)市里边会有一些。一般是一年。

  议事厅:他们原有的经验,甚至一些资源,能给融水带来什么样的帮助?

  马空:像广东廉江过来的(挂职副县长),那边发展比较快,(关于招商引资)他会提一些建议,把那边好的产业转移到这边,把我们的资源推出去。比如从自治区来挂职的副县长奚锦帅同志,他协助美丽乡村建设、扶贫、水利,要争取上面的资源,还有对所有项目的前期,包括未来几年(的规划)都帮你弄好,这要比让你分管妇联或共青团的一个具体项目(发挥的作用更好)。我觉得副县长的分工,不是你分管多少,而是起多大作用。

  议事厅:就像奚锦帅这样的挂职副县长,他会给融水的政府班子带来怎样的碰撞吗?

  马空:他从自治区水利厅来,他的作风值得我们学习。从项目的策划来说,他给融水带来了一股新的风气。他对项目的要求和标准,比如在对小河流治理,河湖连通这些项目,还有整个县城的防洪堤建设等等上,至少在技术层面已经过关了,接下来就要争取自治区的支持。

  去年从水利厅投资拿过来一个多亿,今年可能超过两个亿。这不是钱的问题,而是突破我们对项目前期包装设计不够的问题。(所以)投资方面要有专业的人士来做,但衍生出来一个问题是融水缺人才。

  议事厅:你指的是什么样的人才?

  马空:(各类型的人才,包括乡土人才)目前来说,最紧缺的是做项目的人。融水确实很缺人才,旅游项目的、交通、水利,都很缺人才,但是现在我们招人确实招不进,有很多也往外走。

  议事厅:吸引人才方面,县不如市,一般城市不如省会城市,那你们有没有放一些吸引人才的“大招”?

  马空:拿得出手的政策真的没有。现在对特殊人才的招录可能会采取特殊的措施。比如小孩的读书问题、住房问题,除了工资绩效奖外能不能有一些特殊人才的津贴补贴?一定要考虑,要不然很难留得住人。融水这一阶段可能需要更多搞项目的人才,包括融资、建设、对财资的监管等等,都需要出台一些好的政策(来吸引人才)。

  基层干部不敢担当,“不做决策,往上推”

  议事厅:对县长来说,既要统筹全县的经济社会发展,民生等各方面也要关注。目前哪方面的工作对你来说投入最大?

  马空:宏观层面来说,精准扶贫这块花精力是最多的,这块要占到一半以上。它其实囊括了太多领域的东西,比如教育扶贫,就业扶贫,社会扶贫,所以占到一半以上。

  之前,我们对重大项目建设这块投入精力比较多,因为项目建设会影响到整个县的未来发展。

  议事厅:实际工作中,你怎么安排、平衡精力?

  马空:做县长我还不是很有经验。原来做常务(副县长)的时候,我觉得很累。后来做县长了,我现在也觉得很累。其实,如果你把所有的副县长资源都用好,那你就没那么累,这是对的。

  所有的事情,领导是宏观把控的,对重要问题、重要事项决策的时候要及时引领。平时我们团队小的一些会议,单体的小会甚至务虚的会,都是通过头脑风暴的方式。先(讨论出要)解决什么问题,再让分管的(负责人)去解决这问题,如果遇到困难我们再回来解决。我的理解是更多地把团队的意见统一好,然后定方向、定量上,都要向企业学习,安排得更紧凑一些。

  议事厅:原来你做常务副县长的时候,那时候累是要自己亲自处理督办一些事情,你现在累的话,与权力下放不够有关吗?

  马空:在目前w88的体制之下,有时我们按程序走完之后,大家对责任担当这部分不敢担当,都需要“过会”,需要主要领导人拍板,甚至有更多的会议,我想有这些因素。以前你决策错了等你走了,问责没有那么严厉,但做了也就做了。

  (现在)给你放权的机会,他也不敢了。所以很多会为什么开?我估计各个层级的领导现在都会面临这个问题。

  议事厅:那现在有没有尝试打破不敢担当的困境?

  马空:我们现在也在做这件事情,上级党委政府也给我们一些宽松的环境,可以有容错纠错机制,即使你决策的有错误也好,你不是为了你自己的私利或为了个人的行为出现错误,那组织上或纪委组织部门,给你容错纠错的机会。但某种意义上说,某些人还是谨慎。所以为什么会出现宁愿慢一点、稳一点(的现象)。我不做决策,往上推。

  议事厅:这是你现在累的主要原因吗?

  马空:这还不是我在融水累的主要原因,累的原因就是综合协调的问题,精准扶贫了之后,大量人流、物流往这里走,很多部门分管领导需要综合协调的时候,加上市、县里面的会议牵扯的精力太多。

  年少为官 在偏远乡镇学会耐住寂寞

  议事厅:你在融水为官20年,其中作为县级领导就有9年多,相对外来官员,你的优势体现在什么地方?

  马空:从优势来说,一个是对地方的情况比较熟悉,对一个地方发展的脉络衔接得更好,同时对干部也会比较熟悉。当然也站好我自己的位置,可以在用人上提一些很好的建议。

  议事厅:作为本地官员,所有亲戚朋友也都在这里,如果他们找你寻求帮忙,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办?

  马空:作为本土生长的干部有他的优势,同时自己有一些困惑的地方。你一直在这里生长,(有)以前培养你的领导,有你的亲戚朋友,你在这个地方做基层领导干部,别人找到你会非常多。但是国家政策、国家法律法规不允许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(会跟他们)真诚地解释说明。第二个把自己做好就可以了。

  议事厅:你曾在同炼瑶族乡做过4年乡党委书记。那时候乡里只有大概一万人,乡也比较小。现在来到51万人口的大县,遇到了哪些挑战?

  马空:那个乡镇比较偏远,但学会跟老百姓打交道,学会耐得住寂寞坚守岗位。乡小是小,但挨着贵州,在一些事务上,需要处理周边的关系,邻里的关系,还需要基层的工作经验。

  (从乡书记到县长)中间刚好有一个过渡期,如果没有几年统战部长和常务副县长的积累,真的组织一个县的话,还是有一些能力的恐慌。但是经过组织调整岗位锻炼以后,我觉得还是有压力,但不是那么大。

  一个县跟一个乡不一样。乡是一个个体,体量很小的一个点,而县的体量就比较大了,相当于一个小社会。我觉得县长在战略思维、宏观把控、经济运行上把控更多,小乡镇(主要)在执行层面。那时候更多是土地纠纷的协调,项目建设的具体实施。现在你要谋划未来五年,乃至你在这届政府不能实现的未来十年的(发展)。你要考虑这些问题,这不是一个虚幻的问题,它很现实,是一块砖一块砖,一张瓦一张瓦叠加起来的。比如我的财政现在不行,你得培育财力,比如未来产业布局,选什么样的产业(才能)符合可持续发展。

  议事厅:你30岁做乡党委书记,40岁已经当了县长。未来你希望在仕途上平平安安的做一些事,还是想有所作为?

  马空:我个人真实的感受,如果从从政者的角度来说,当然你的职位越高的话,个人的感受可能更好。这个不是我内心的想法,我觉得适合自己才是最好的。可能你站在更高的位置,掌控得资源更多,为老百姓做一些事可能更好办一些,更好实现。但是我觉得还是那句话,随缘吧!如果你干得好,组织会让你去做。如果你干得不好,你没有能力的话,你什么事都做不好,是一把双刃剑。

  (新浪新闻 《小康》杂志社 王辉)

  浏览新浪新闻《议事厅》栏目的更多访谈文章,可扫下方二维码:

新浪独家稿件声明:该作品(文字、图片、图标及音视频)特供新浪使用,未经授权,任何媒体或个人不得全部和部分转载。

X
分享到
微博

新浪微博

微信

微信

腾讯QQ

腾讯QQ

QQ空间

QQ空间

关闭